逼得孩子抑郁了,才发现最焦虑的人是我
Author
新文化
生成
海报
同城微圈V

关注公众号后活动、订单、提现、抢红包、商机,凡是与你有关的信息,都不会再错过!

关注
逼得孩子抑郁了,才发现最焦虑的人是我
新文化 11-20

作者:三木水

图片:pexels

来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ID:zqfxlgzs)


《小欢喜》中,宋倩和英子一家,看得我几乎抑郁症复发。因为,我也曾经历高中抑郁。


高中巨大的心理压力,繁重的课业负担,父母殷切的希望,学校紧张的学习,社会集体潜意识的要求和期待,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渲染,未来的不可预期,所有这一切,像是一场合谋。


他们设了一个局,作为剧中人,我没有选择,没有出路。那个时候的世界,于我而言,不怎么友好。


所以,当我看到《小欢喜》中,英子的纠结,英子的抑郁,甚至,英子要去跳海时,我感慨万千。


然而,今天的我,作为一名经过专业受训的心理学工作者,我知道,我不能让自己沉浸在这种感慨万千中,我更想尝试去谈谈:到底发生了什么?



01

到底谁更焦虑


很多家庭大抵上都是一样的。


我们都有一个殷切希望自己成龙成凤的父母,他们一再表示,为了能让我们成才,自己牺牲了多少,背负了多少压力,付出了多少努力,放弃了自己的人生和理想,而这一切,都有价码的。


价码就是:你一定要“争气”。


《小欢喜》中,英子的妈妈宋倩,就将这一部分表现得淋漓尽致。


宋倩很要强,工作能力突出,曾经是英子所在高中的金牌物理老师。


但是,到了高三,宋倩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开始全心全意陪英子备战高考。


宋倩说:“妈妈想好了,这一年我什么都不干了,就围着你转,你给我争气点,不能生病。”就这样,英子连生病的权利都没有。



英子喜欢航天,而宋倩认为这些都是“不务正业”,而“考上清华”才应该是英子的目标。就这样,她“擅自”给孩子换了目标。


在英子的学习上,宋倩也是“草木皆兵”、高度警惕、随时戒备的状态。英子本来就是学霸,学习不用妈妈担心,但是,如果哪天考了一个第二,那对于宋倩来说,就是天都塌下来了。


其实,虽然身处高三,英子本身还没有那么地焦虑,相反,是英子的妈妈,比英子更焦虑。


是英子的妈妈把焦虑传导给了英子。


02

焦虑的逆向传导


在亲子关系中,焦虑的传导本身应该是这样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伴随着各种需求和未知,会产生各种焦虑。这种焦虑,从孩子传导给父母。


父母作为一个成年人 ,更像是一个“容器”的作用,通过看到和涵容孩子的焦虑,孩子焦虑的这部分内容被接住和转化,孩子得以成长。


借助父母的看到和涵容,孩子焦虑的这部分“死的能量”就能够转变为“生的能量”。这就是心理学家比昂所说的“阿尔法功能”。


可是,在现实中,情况往往是相反的。这就出现了中国亲子关系中很典型的一个现象:焦虑传导的倒挂。父母有焦虑,父母将焦虑传导给孩子,让孩子来涵容。


英子的父母是这样,很多人的父母也是这样。


比如我的一位朋友的父母。朋友从小家庭条件不太好,父母工作很辛苦。于是,从朋友有记忆以来,父母就反复跟自己说这样一句话:你看父母受这么多累,这么不容易,可是,父母就是“砸锅卖铁”,都要供你读书。你可要好好学习,千万别像父母一样。等你挣钱了,我们就熬出来了。


好一个“砸锅卖铁供你读书”。


这就像咒语一样,成了朋友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父母焦虑于自己生活在最底层,焦虑于每天干着重体力活太过于辛苦,焦虑于生活的种种不如意。他们把这些焦虑传导给孩子,从而绑架了孩子成为自己焦虑的一个出口,或者说,未来的一个希望。


海灵格家族系统排列中,其中有一类典型的现象,就是父母把自己的东西扔到了孩子身上,结果,孩子只能背负着父母的东西前行,根本不能活出自己。


03

分离失败


导致焦虑倒挂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分离失败。


很多人认为“分离失败”的现象,更多地出现在母婴关系中的“孩子”身上。其实,分离失败,出现在父母身上的也很多。如果分离失败,父母就会将孩子看成自己的“自体客体”。这也是一种倒挂。本身,在最开始的时候,父母应该成为孩子的“自体客体”。


自体客体,是科胡特提出的概念。指的是:我把另外一个独立的他人,当成我的一部分来使用,而并不能看到他人是和我分离的两个人这里的他人就是我的自体客体。


然后,我们会借助客体,来满足自体的需求,扩展自体的功能。这就是温尼科特提出的“客体使用”。


英子的妈妈宋倩就是典型的“分离失败”。


宋倩曾深情地对英子说:“自从你到妈妈肚子里,妈妈就没跟你分开过。妈妈从来没有觉得,你已经离开妈妈的身体了。



以及:


英子,你是我女儿,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咱俩的人生理想,应该是一样的啊。



这些,可以说是从言语化层面、非常典型的“分离失败”。英子的妈妈,仍然觉得他俩是一体的,那么,英子就是妈妈的自体客体,也因此,妈妈的人生理想,就应该覆盖女儿的人生理想。


因为,既然我们是一体的,我们的理想,也应该是一致的。


换言之,妈妈就是在明目张胆地借助女儿来扩展自己的人生目标。


04

孩子成了父母的“垃圾桶”


焦虑的逆向传导,导致孩子的焦虑不仅没有被看到,这时,孩子心理的成长就被卡在一个地方,形成各种创伤,孩子应该发展出的某些功能也无法形成。


除此之外,孩子还要去消化父母的东西。这里,需要孩子消化的东西里,除了被强加的父母的期待和目标之外,还有父母的情绪。


这样的例子简直随处可见。因为随处可见,就经常被一笔带过般的忽略。


曾经的tvb女神叶璇,在讲到人生的重大缺失时,就讲到了自己的母亲。


叶璇的母亲18岁时生下叶璇,她甚至不允许叶璇叫自己妈妈。


叶璇的妈妈男朋友很多,有的时候分手或者与男朋友吵架,她的母亲回家后,就会砸东西发泄,甚至打叶璇出气。


除此之外,更多的时候,是跟叶璇倾诉,倾诉自己和男朋友之间发生的事件,或者倾诉自己的情绪。


再比如,我自己的例子。


小时候,我的母亲经常跟我诉说她和我外公之间的一段无法释怀的情结。


我外公家算是书香门第,三代都从事教育工作,我外公本人也是当地学校的校长。但是,我外公重男轻女严重,自己虽然是校长,却不让我母亲读书。这让她非常愤怒,非常委屈。


因为我是她女儿,因为也是女孩,她就总和我说这一段经历,每每说到这里,常常忍不住流泪。


还说,要让我好好读书,读出个样子来,她就可以到外公的坟前去哭一哭


小小的我,就无数次看到母亲的这个场景。这给我造成不小的心理阴影。


05

无处安放的攻击性


焦虑的传导,如果在孩子和父母之间,产生了倒挂,这当然会让孩子产生种种情绪。


这种种情绪里面,就包括对父母的不满,以及由此带来的攻击性。


如果攻击性比较顺畅的表达了,其实,我们也可以在这个阶段成功自救。可问题就在于,我们的攻击性常常并不能顺畅地表达出来。


因为,一旦将攻击性指向父母,会让我们有内疚感。


内疚感从何而来?常见于两个方面。


一方面,人本身是复杂的。


父母对我们,既有伤害的一面,也有对我们好的一面。


当我们攻击了父母坏的一面,父母好的一面似乎就会更加在我们心中浮现出来,这让我们非常内疚。


我们不能允许自己既恨父母,又爱父母。我们的集体无意识也只允许我们对父母似乎只能全部是爱,而恨,就是不孝。


比如,《小欢喜》中,英子因为“气球上写志愿,自己想写南大,妈妈非让写清华”的事和妈妈吵起来了。后来,她看到妈妈在厨房忙活的背影,她忽然就很内疚,主动过去道歉。


其实,她吵架是针对妈妈“执意修改她的志愿”的这部分;她看到妈妈厨房的背影,是看到妈妈对自己细心的照顾。


这是两回事。我们没有必要因为第二部分而去对第一部分道歉。


可是,我们往往就是不能允许“好坏同体”“爱恨交织”,我们就是希望自己对一个人的感情要么全好,要么全坏。

再说回英子,“发脾气”是在向外表达自己的攻击性,而这个攻击性的表达在一半的时候,就被切断了,取而代之的是内疚。


另一方面,父母的杀手锏:“为你好”和“苦大仇深”。


“为你好”,多少伤害假汝之名。


受制于父母本身心理发展的局限,不论是父母发自内心真的认为的“为你好”,还是这只不过是重重叠叠发展出来的、帮助自己推卸责任的复杂防御机制,总之,“为你好”几乎是父母的口头禅。


同时,在说“为你好”的同时,经常伴随着苦大仇深的情绪。


宋倩对英子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我是你妈,我还能害你不成?你是我最最亲的人,我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你好!



我的一位来访者,读书的时候一直也是学霸。但是,学霸肯定也有失手的时候。她曾经说,一旦她考试失利,父母一不打,二不骂,而是:哭。


在哭的时候,絮絮叨叨地说:反正父母也没本事,就指望你,父母能做的都做了,父母能做的都做了。


既然“父母能做的都做了”,言下之意就是:父母没错,全都是你的错!


不仅我们的攻击性在遭遇父母的“为你好”之后,指向自己,甚至,父母还能像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攻击性也一并指向我们。


想不抑郁都难。


抑郁,就是一种严重的自我攻击。



06


我想,打破这个链条的关键在于:


作为父母,意识到自己和孩子,是独立的两个人,不要将自己的情绪,自己的目标,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愿景,自己人生的各种未尽事宜,强加于孩子身上。


因为,一旦强加太久,入戏太深,恐怕我们自己都会认为,自己真的是“为了孩子好”。


可是,事实是,受限于我们自己的认知水平、知识积累、眼界、经验和能力,即便我们认为对的东西,也未必是对的。


换个角度想,如果我们以为,我们知道的就是真相,那么,孩子的成就不会高过我们。因为,我们自己也只不过如此。


作为孩子,表达自己的攻击性,在这里,显得尤为重要。


因为,攻击性一旦出现,就不会自动消失,它一定在等待着被看到、被表达出来。


我们的所有情绪,都一定有原因,所以,不要轻易地无视、否定或者压抑自己的情绪,而是要问自己,到底为什么有这种情绪?这种情绪在试图告诉我什么?


关键是:不要将攻击性轻易地指向自己,

因为,这无异于自杀:我们在杀死自己的精神生命。


END -



本文由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微圈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23727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新文化
1
2
3
5
8
1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
爆料